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艺文 > 小公园 > 正文

?知见录/香菜的“香”\胡一峰

2022-11-18 04:24:52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看到一位美食博主介绍香菜蛋糕,再一次刷新我对食物的认识。循此找去,竟还有香菜冰淇淋、香菜巧克力、香菜奶茶,以及香菜味的香水,等等。香菜,也就是芫荽,到北方生活之前,我是没有吃过的。“北漂”之后,尝到香菜之“香”,渐渐习惯。点菜时,被问到“香菜要吗”,也肯定地点一下头;吃早点时,也自觉地在豆腐脑、馄饨里加上一点香菜碎。

  比起味觉,嗅觉大概更主观一些。对于酸甜苦辣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,但这种不同是程度而非性质。就像湘菜馆的菜单,给每道菜标上小辣椒图标,从一个到五个,辣的浓烈程度逐渐递增。但从未见到某甲以为辣而某乙以为甜或酸的,反之亦然。“香”却不是这样。你认为香的东西,别人完全可能以为是臭。或者,曾以为臭,后尝出了香。带“香”字的菜蔬,除了香菜,还有香菇。香菜之“香”,香菇之“香”,在有些人那里,都曾先臭后香,如要举出一个例子,那么,鄙人便是。

  香菜之名的演变,也可提供佐证。中国人餐桌的丰富,很大一笔功劳要记在张骞身上。没有他的“凿空”,我们五脏庙的香火便要冷落许多。香菜大概也是那时传自西域。不过,很长时间里,它一直贴着老外的标签,被叫作“胡荽”。帮它改换门庭的大恩人是十六国时期的石勒。“石勒讳胡,胡物皆改名。”不喜香菜之人,趁改名潮给它安上“臭菜”的名字,有些地方沿用至今。我在网上看到,全球有百分之十五的人不吃香菜,拒绝香菜的人士,还把每年的二月二十四日命名为“世界讨厌香菜日”。

  不过,更多的人在石勒时期给了胡荽“香荽”的美名,这或许推动了它的普及。唐人吃生鱼片时,就是要加香菜叶一起拌的,名为“金齑玉脍”,看名字就叫人遐想。这道菜后来还传到日本。看,一根小小香菜里,藏着多少沧桑和历史。

点击排行

高素质邻家女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