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艺文 > 大公园 > 正文

?艺苑草/古画中的抱琴小厮\李丹崖

2022-11-18 04:24:28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古代文人雅士,琴棋书画烟酒茶,琴是排在第一位的雅事,足见其重要性。因此,与琴相关的一些人和物也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翻阅很多古画可以发现,名士们并不是自己抱琴,抱琴的皆为琴童。所谓琴童,即侍琴的童仆,其实,也可以看成“古琴伴侣”。在《太平广记》中,记载有“捧砚”、“捧剑”、“典琴”、“掌书”四个文人身边的工种,“典琴”即琴童。

  古画中的琴童不是画面主导,却能让整幅画横生妙趣。那些琴童们梳着发髻,简单的宽袍小袖,呆萌而又有灵气地在主人的身后跟着,山水空蒙,琴童无心左顾右盼,紧紧跟着主人的脚步,山一重水一重,赶赴一场又一场雅集。

  琴童,可不是凡俗小厮,长期受到主人耳濡目染,多少是有一些艺术修养的。比如,除了抱琴之外,估计还要负责古琴的养护,不知道会不会调音。古代弄调素琴、阅金经的隐士,多半不骑马,骑驴或许有,琴童就在身后一路跟随,看很多古画,妙趣横生,多半不是因为隐士,而是憨态可掬的琴童。

  抱琴可是一件极其讲究学问的事,切不可乱抱,否则,有被主人开掉的风险。怎么抱才合乎古法呢?明代的杨抡在《琴谱合璧》中这样阐释抱琴的标准:“凡古人抱琴之法,以面为阳而向外,以背为阴而向内。头向前而宜高,尾向后而宜低。用右手挟抱而行,此为古势。今人多以背向外者,取其可以容大指管定龙池之意,然如是失于古礼,决不宜也。”古礼之细,渗透到每一个生活细节之中,不容小觑。

  看《明代十八学士图》,画面中,文石玲珑,芍药开得正艳,学士们羽扇纶巾,左下方一位绿衣琴童在解开琴囊,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绿衣琴童聚焦,全场,那绿衣琴童解开琴囊的动作,简直夺取了妖艳芍药的吸引力。看来,这场雅集,这架琴尤为重要,或是操琴的人特别值得期待。

  在唐代周昉所绘的《老子抚琴图》中,琴童在老子身后,抚弄一只镌刻了阴阳鱼的三脚香炉,足见,琴童的作用不单单是琴,还有书、香,或者统称为文人的杂役。这幅古画当中,老子宽衣雪白,琴童依旧是绿衣如苔,他伸手去拨弄香炉的姿势,接近拈花之态,近古代先哲的琴童,姿态细节中也浸润了主人的优雅。

  宋人画作《松下观泉》中,青山绿水,石櫈或是瓷櫈敦实好看,主人淨面如道士一般,一树松声恰好,琴童把琴交给主人,拿着竹筒到岸边去汲水煎茶。尽管没有发现风炉,亦没有茶具,可以揣测在画面外,一定是备好了茶具,要不,琴童何以用一根棉线坠着小桶去汲水?

  走笔至此,不禁纳闷,古画中抱琴的小童为什么都是绿衣呢?

  原因有二,一是因为古代绘画中所用颜料的缘故。古人绘画,尤其是人物和山水,喜欢用孔雀石来作为颜料,古人多喜欢铜器,孔雀石是铜矿中的伴生石,因色泽似孔雀翎而得名。绿色有生机,琴童多半年幼,像是大自然中新生的绿茵一样给人以喜感。与白衫、红衫、黑袍相比,更加映衬出画作的层次感。

  二是古时不同的朝代对服装的色泽有明确要求,看朝服多以黑衣、紫衣、红衣等为上品官职,绿衣、碧衣在官阶上也处于低层。故而,即便是在?休闲空间的雅集中,小童也多绿衣。

  说到这里,又让人想起抱琴的童子多半出现的地点。山路、桥上、松下、林泉之侧,多是琴童常常出现的地方。“童子携琴过野桥,松阴夹路草萧萧。”这是古画中的句子,古人就是考究,琴童的出现,本身就让人联想到琴声悠悠,加之桥下山泉喧哗,树上松风阵阵,林间落叶萧萧,很有意境,画中风景在有意无意之间也带给了人以通感之美。

  抱琴倚松,听泉煮茶,主人的琴声嘈嘈切切,与客对谈滔滔不绝,煮好了茶,小童自觉无他事,在门槛上侧坐着打起了盹儿,不多时,酣眠伴随着陶炉上的壶嘶声交相辉映,很有喜感。再看那些在古画中酣眠的小童,真是睡着了也呆萌至极。

点击排行

高素质邻家女孩